腾讯,2B的第156天

架构调整后的第156天,马化腾践行着人生的第三次选择。

撰文|令诸侯

出品|产业家

参加两会的第七个年头,小马哥还是给人们带来了异样的惊喜。

‘“同字面”、“四贵”特征,以及“神藏”与“发不露”的眼神’,张志戎先生在曾在《QQ之父——马化腾》文章谈到过马化腾的面相。

然而,根据今天两会流露出的照片,似乎还应该加一条,“皮肤莹润,吹弹可破。”

这个社交巨头的掌舵人再次勾起了人们的兴趣。

当然,除了对颜值在线的揣测,更多的还有他两会提案中频频提到的“产业互联网”。

这个中国社交巨头的掌舵者再次向外界阐述了腾讯的下半场定位——拥抱产业互联网,通过开放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推动B端的数字化升级。

云计算成为产业互联网的重要一环。

架构调整后的第156天,马化腾的“接云路”如约践行。

马化腾带头下场

深圳,12月12日,2018年度腾讯员工大会。

“互联网的下半场是产业互联网,未来20年,当互联网红利不再有的时候,产业互联网是我们连接一切的战略和愿景、使命的延展。”

这是马化腾继9月30日腾讯宣布架构调整后的第二次发声。在各个架构被打散重组,成立云和智慧事业部之后,腾讯正式展开下半场。

尽管对大船的转向有所议论,但腾讯人依然对新方向保持了高度统一,不得不说,这除了腾讯内部的高执行力,更重要的还有源于腾讯人对小马哥的绝对信任。

在过去的20年里,马化腾为腾讯做了两次手术,2005年的“BU化”和2012年的“BG化”,一个是对内调整,一个是阵地转移,也正是两次调整奠定了腾讯如今在互联网世界的统治力。

但这次调整显然不同,如果说前两次调整是腾讯这艘大船基于礁石险滩的斗转挪移,那么这次调整便是这艘大船的转变航道,层次不同,风险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早在2012年,也就是“BG化”调整的关键时期,腾讯就有要完成针对B端升级的内部讨论。据说,彼时还有高层曾当面建议过马化腾,他得到的答复是,“腾讯还是聚焦在连接一切。”

如今看来,也幸亏小马哥的这个决定,为腾讯抢到了移动端的头等舱,发展7年至今,有了小程序、云服务等一众手段。

弹药充沛,粮草充足的2019年,一切可收可打,也恰是腾讯从C端转型B端的微妙时间点。

某种意义上来讲,腾讯的下半场,也是马化腾的下半场。

不论是社交还是游戏业务,腾讯过去20年的聚焦点都在C端用户,作为国内最优秀的两个产品经理——马化腾和张小龙,腾讯始终在打磨面向用户的产品,不论是社交还是游戏,从几百K文件大小的OICQ产品起步,到市值几万亿元的大型企业,马化腾始终以用户的思维把握着腾讯的航向。

但实际上,马化腾一度颇为低调。

据悉,腾讯成立七年后,马化腾于2005年才首次公开面向媒体。而彼时,腾讯已在香港上市一年。

有这样一个细节,吴晓波的《腾讯传》中有过一段描述,马化腾的同学兼腾讯联合创始人许晨烨提到了当时马化腾的状态:演讲事先准备已经很充分,但他仍然非常紧张,一直在飞机上练习和阅读。

在百度百科上,马化腾的第一代名词仍然是“QQ产品”,作为一名产品经理,尽管历经腾讯的投资、游戏、文娱等各方面的发展与决策,但马化腾终究还是专注在C端用户。

而此次转向B端,同样是对他的一个巨大的考验,但这并不能阻碍他的决心。浅黑科技有过这样一个报道:作为腾讯新任的云和智慧事业部负责人,汤道生曾经找过马化腾谈论此事,但最终还是按照马化腾之前的要求来做,“Pony很兴奋,一直在讲产业互联网。我发现,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两个有高度的共识。我知道,没必要再多讲了,只有all in产业互联网这一条路。”

重塑一种模式并没有那么容易,面向B端市场也就意味着和阿里的正面交锋,但对于下半场的马化腾来说,终归是势在必行。

C端延伸出来的2B生意

如果从本质来看,腾讯的to B生意依然是建立在C端的基础之上。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现场,马化腾透露了一组数字:截止去年11月,小程序应用数量超过 100万,已覆盖 200 多个细分行业,日活用户达到 2 亿。

之前,对于人们而言,微信是一款社交的即时通讯软件;但如今,微信更是一款承载着想象力的工具。

基于腾讯云对商家进行赋能,利用小程序的架构和功能开展服务,尽管还被定义成一家C端企业,但腾讯却在悄无声息间拥有了一定B端能力。

“微信本身的流量太大,这些个体终究是B端的承载个体,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的产业互联网就是延长纵深的一个过程。”一位业内投资人这样解读腾讯的新定位。

对于此,汤道生更是早有定义,“腾讯是利用其在C端积累的优势,更进一步延伸到合作伙伴的用户群里,去了解他们的需求。”

从数据更是不难看出腾讯的重心偏移,在此前腾讯发布的截至2018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第二季度及中期业绩,腾讯“其他业务”(支付及云服务)收入同比增长81%至174.96亿元,首次超过了社交网络,排在收入占比的第二位,仅次于网络游戏。

尽管目前腾讯云的市场份额比之阿里云仍然较弱,但基于小程序的云服务体系正在逐步成为腾讯的一个新抓手。而就当下的云计算市场局面来看,还远未达到赢家通吃的地步。

早在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刘炽平就曾明确表示,腾讯将会继续加大在人工智能和云计算领域的投入。

同步进行宣发的还有马化腾在公开采访中多次提到的“腾讯觅影”“粤省事”等多个成功的案例。

唯一变的点是,腾讯打破个各事业群之间的藩篱,力着一点,发力B端,赋予自己新的定义。

马化腾的“接云路”

腾讯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之上。

2005年的“BU化”调整后,腾讯锋芒毕露,剑尖所指,皆为战场,最终落得3Q大战的千夫所指,也成就了周鸿祎;2012年,“BG化”之后,腾讯确立了投资和游戏业务,瞄准赛道,刘炽平用50亿产业共赢基金一手打造腾讯投资帝国,但之后便引发了“腾讯没有梦想”的辩论。

对于腾讯而言,每一次战略调整,除了是基于外部环境因素的变化之外,更会对一些内在的要素进行调整,然而这种调整如若打破某种可视化的平衡,便会被外界“充分”解读。

“易经有曰:大人虎变,小人革面,君子豹变。”

产业互联网的方向基本已经确定,对于腾讯而言,最大的变动便是如今的集团作战,打散原有的事业群重组,利用云和智慧事业群去打通B端市场。而企业级服务的出现,也意味着腾讯将出现更多的私人订制。

腾讯创始人之一的张志东曾经对记者说过这样一句话:“如果哪一天腾讯遇到了更大的挑战,也许就是新的一天开始了。”

第三次架构调整来的汹涌而迅猛,腾讯毫不掩饰自己对未来的野心和规划。

“产业互联网将为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历史机遇和技术条件,对实体经济产生全方位、深层次、革命性的影响。”两会期间,马化腾接受采访时说道。

对腾讯而言,未来的五年、十年才是真正要争的战略高地,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从C端到B端,作为一家极具用户基因的企业,腾讯要做好转向的加减法。

对未来而言,减法比加法更重要。

原创文章,作者:产业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nyejiawang.com/?p=52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