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巨头牌局,金山云的态度就是拼命“All in”

雷军:巨头牌局,金山云的态度就是拼命“All in”

来源|8号楼工作室(公众号:bahaolou-8)

撰文|刘娜

All in通常是德州扑克游戏中的术语,筹码全压。5月8日晚,在全球新冠肺炎肆虐,美国股市暴跌、以及瑞幸22亿财务造假风波对中概股上市潮冲击的担忧下,金山云在北京小米园实现了纳斯达克云敲钟。

雷军自2011年出任金山董事长奋战8年,对他来说,all in cloud战略就代表着“要么成,要么输,没有中间状态。”

他一直在强调,在云服务这场巨头的游戏中,金山云作为独立云服务商的“独立”二字,“我们第一个比较优势就是不是巨头,当选边站队的时候你可以哪一边都不选,选我们。谁也不得罪,这就是我们的比较优势。”

但不得不说,通过雷军,金山云与小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金山软件和小米是金山云的两大股东。未来,金山云也会担当金山体系以及小米整个生态链中的基础技术支撑。

至此,雷军拥有了他作为实控人的第四家上市公司,其他还有金山软件、小米集团、金山办公。但雷军的资本版图远不止如此,比如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迅雷等等,以及通过小米和他控股的顺为资本投资的众多公司。

金山情节,那是雷军梦想开始的地方。23岁,他1992年加入金山软件,做到总经理,再做到金山软件联合创始人及现任董事长,于2007年带领金山软件成功上市。现在这家31年历史的老牌互联网公司,成为了一个IPO大厂。

他的小米在做着年轻人的生意,50岁的雷军还在实现梦想。并且由于小米近期新品发布,以及今日金山云的上市消息,小米股价大涨,雷军也在福布斯实时数据榜单上位列内地第十九大富豪,目前身家为109亿美元。

“金山云上市对我来说是实现梦想”。实现梦想的雷军,顶着金山集团董事长、金山云董事长、小米集团创始人及董事长兼CEO的身份,在敲钟前坐在了镜头前,这是他许久以来少见的单独面对媒体进行专访。外界将金山云视作雷军的下一座金矿可见一斑。

金山云的责任,就是为金山集团和小米生态系统提供强有力支持

8号楼:上市对金山云来说是一个新的里程碑,你对金山云上市之后有什么样的规划?金山云在整个金山体系以及小米生态链中会承担什么样的角色?

雷军:今天国内云服务市场还在刚刚兴起的阶段,下一步可能会暴发性增长。我觉得金山云上市以后有更强的实力来抓住机会,并且成为云服务市场里面最重要的一个成员。同时,在整个金山体系里,云服务是基础设施,它要为金山集团和小米整个生态系统提供强有力的支持,同时也要服务更多优质的中国企业。

8号楼:近年来云厂商迎来上市潮,各个巨头也不断的在资本市场加码,在这样一个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状况下,你认为金山云处于什么样的行业地位?

雷军:在金山云创办的这八年时间中,从刚开始大家觉得云服务比较早,金山云是第二家、第三家开始大规模干云服务的。八年下来已经经过了一轮又一轮的竞争,今天想入场和能入场的都已经入场了,留在牌桌上的家数非常之少,已经没有几家了。我自己觉得这个竞争格局基本已经稳定,下一个阶段是进一步的淘汰赛,所以金山云怎样在这么残酷的竞争中能够胜出,我觉得就是专注、坚持。

第一,专注几个重点行业,专注头部客户,精益求精的把产品和服务做好,赢得客户的信赖,专注是我们非常大的优势,而且要坚持下去。

第二,独立发展。因为在to B的市场里,大客户往往需要有第二个选择,要有第二个供应商。选择我们不需要选边站,所以金山云有着极其独特的价值。

8号楼:你认为下半场的竞争难点在哪里?或者下一轮淘汰赛可能会是一种如何激烈的状况?

雷军:下一轮竞争的核心,大家可能会更多的比产品、比技术、比服务,金山云会在这几个方面里持续发力,把自己的优势继续巩固,并进一步放大。
  

云服务是巨头的游戏 ,金山云的优势在于不是巨头

8号楼:就像你刚刚提到的金山云的一个特点是“独立发展”,你认为这能否成为金山云在巨头持续加码的云计算市场竞争中的优势所在?

雷军:八年前我们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一点,云服务在全球范围都是巨头的游戏。金山云在云服务市场想要活下去,一定要有比较优势。

金山云第一个比较优势就是不是巨头,当选边站的时候你可以哪一边都不选,选我们。我们是一家独立的服务商,谁也不得罪,这就是我们的比较优势。反正你做哪个行业都可以选我们,我们对大家没有威胁,这就是金山云很重要的一个比较优势。

第二个比较优势,巨头做云服务,因为实力强,更愿意做大而全。金山云精选一些行业,精选一些头部企业,精益求精的把这些客户服务好。因此,金山云专注在几个重要的行业里一批优质客户。

正是这些比较优势让我们在过去8年中取得成功。今天在美国市场中还没有一家独立的云服务商上市的,所以金山云具备这个独特性。

8号楼:金山云发展八年,现在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独立的云服务商和第三大的云互联网的服务商,外界都说金山云是你的下一个金矿。

雷军:2011年我出任(金山软件)董事长,我组织大家讨论怎样布局未来,大家达成了共识,觉得云服务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风口。

后来我们发现,云服务是巨头的游戏,像金山软件这么大的规模不一定干得了。经过反复考虑,我们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决定,就是“All in Cloud”。只有All in才有一线机会,最后大家想来想去就把所有资源都拿出来做金山云。金山云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也跟我们8年前“All in Cloud”密不可分。

8号楼:这个想法在当时很超前,如何做出的判断?

雷军:我主要是想通了,云服务其实就是信息社会的煤、水、电,就是基础设施。如果把这个做好相当于(做好了)整个IT产业。

这件事特别适合金山做,金山在软件行业已经干了三十多年。有耐性、专注、坚韧不拔、百折不挠。所以我当董事长以后,选择的未来十年的大方向就是云服务,这是结合了金山软件的特点来设计的。

8号楼:你对金山云的期待是什么?

雷军:我觉得云服务要么成,要么输,没有中间状态。这八年下来有不少人退出了牌桌,金山云还留在牌桌上,最重要的是我们一上来就用了All in的决心,就是一定要成。
  

金山云会继续拼命 ,不All in我们早出局了

8号楼:你认为国内云计算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发展阶段?
  
雷军:过去的十年,云服务市场都在普及阶段和萌芽起步阶段,还没有开始大规模普及,所以我对云服务在中国是非常乐观的。我觉得云计算还没有真正开始暴发,这次疫情对互联网协同工作云服务是一个巨大的推动,因为大家开始能不出差尽量不出差,能不开会尽量不开会,这就导致了很多协同办公和云服务巨大的机会。
  
今天来看其实每个人都离不开云了,云的机会,全社会都已经知道了。今天的困难是什么?它是一个巨头的游戏,它投入巨大,以金山的财力和实力的话,我觉得都在里面算是小个头的,所以我们需要强调比较优势,而且我们一上来要跟人拼命,我们要All in,要不All in我们早就出局了。
  
8号楼:中国云服务市场增速很快,但却很少有盈利的企业,这与美国亚马逊、AWS、微软这些已经赚钱的云服务商不同。你认为中国的云服务企业什么时候能扭亏为盈?
  
雷军:中国的云服务市场比美国晚五到十年的时间,大家还是要有一定的耐心,再有五到十年云服务在中国也会变成盈利能力非常不错的业务。
  
8号楼:金山云已经上市,是否还会继续All in?
  
雷军:当然。我们的同行都是巨无霸企业,没一家小的,都比金山云大很多很多倍,所以,金山云要采用的态度是继续拼命,一往无前。

本文来自8号楼工作室(公众号:bahaolou-8),经授权后发布,本文观点不代表产业家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