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山云的「产业互联网」钟声

金山云的「产业互联网」钟声

顺为,顺势而为。

撰文|裴一多

出品|产业家

“曾经年少爱追梦……”雷军在5月4日这天的微博里写下这样一句话,配图是雷军、黎万强等曾经的小米四大天王同台唱歌的场景。也是在这一天,雷军系的一家公司—金山云宣布正式赴美IPO。

事情在昨天落下了实锤。

5月8日,金山云正式登陆纳斯达克,公开发行价定为17美元/ADS,开盘价为20.37美元,开盘大涨超20%,随后股价一路走高,涨幅超过40%,截止收盘,金山云市值为47.74亿美元。

这给中国不少公司续了口血。可以看作,金山云是瑞幸事件之后首家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这样一个好的开局简单粗暴地打破了之前“中概股在美敲钟难”的论断。

不少人也都松了一口气,在这之中就包括雷军。

对年到50岁的雷军而言,这是他控股的第四家上市公司,同时也是他一手控盘的顺为资本2020年收获的第三个IPO。

顺为,顺势而为。在这个微妙的时机,金山云的上市犹如一颗石子,打破了火山下的平静。

一次特殊的“敲钟”

云敲钟,是这次IPO的“行动代号”。但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次的敲钟更像是一场中国企业的云上自证,公开透明,更逆风而上。

没人想当第一只螃蟹,特别是在瑞幸事件还未尘埃落地的当下。

 “决定先赴美上市,是和各位金山云董事多次讨论的结果。”在接受投资界采访时,张倩表示,作为投资圈的老人,她对各个资本市场都相当熟悉。经过谨慎的对比,她认为金山云先赴美上市最合适。

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金山云在是否决定要IPO的时候,还曾经开了很长时间的会,最终觉得时间已经成熟,而且在疫情和中概股诚信危机之下,中概股受到巨大压力,此时若金山云能上市,是对中概股信心的巨大提振。

基于此的一个大背景是,美国TO B公司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为美国投资者提供了相当丰厚的回报,而金山云作为同等类型的公司,在美国市场上自然会享受到相当程度的欢迎。

路演情况与人们之前的担心截然不同。雷军透露,这一次认购的公司有260家投资者,路演的时间“其实严格意义上只有三天半,这一个星期每天只睡了三个小时”。从时间来看,要远比其它正常路演短得多。

“当我们决心上市,当金山云公开递交以后,市场反映的强烈程度远超过我的想象,还有投资者,在我们还没有开始路演就跟我谈能不能多给点额度,真的让我很惊讶,我真心没有想到。”在接受雷帝触网采访时,雷军表示。

担心可以理解。不论是疫情对全球经济的拉低还是瑞幸事件对中概股的负面影响,赴美上市的进程已经被很多公司延后,再加上金山云本身所处的云计算赛道常年处于亏损状态,金山云能否顺利敲钟以及敲钟后股价走势是过去几天人们一直探讨的话题。

显然,无数的信号都在唱衰金山云这次特殊的敲钟,也更有无数人都在围观着这家敢于迈出第一步的企业。

没人知道,往前一步到底是深渊还是平底,但没人能想到是天堂,至少现在是这样。

云加速的背景板

金山云是云计算赛道的老牌玩家。

时间拉回2011年7月,在雷军出任金山软件董事长后,金山云开始被正式孵化。业务的起因很简单,彼时的雷军认为,金山软件不能光有老业务,还应该向前发展,有自身的新业务。最初的资本,是当时雷军“All in”的10亿美元。

现在来看,这是一笔极具有前瞻性的投入。

在过去的十年间,互联网已经完全成为人们的基本生活设施之一,而与之同步的是企业被放大的愈发强烈的云端数据要求,而对于云计算玩家而言,先发优势基本决定了后续发展的身位。

再看如今,金山云成为了中国第三大互联网云服务提供商。根据招股书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金山云在2017、2018及2019年营收快速增长,分别为12.36亿元、22.18亿元,39.56亿元,三年实现年均复合增长率高达79%。

高复合增长率背后,是一个巨大的蓝海市场。

根据GGV的报告显示,如今中国网民人数是美国的3.2倍,中国的线上零售规模是美国的1.3倍,公司数量是美国的5.8倍,但是IT领域的花费却是美国的18%左右;另一组来自阿里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8在IT上的花费4070亿美元,美国1.164万亿,国内公有云的渗透率10%,美国公有云的渗透率高达22%。

这也意味着,这是一条能够走的通且短时间内能越走越宽的大道。

疫情更是加速了这个行业的发展。不论是在线教育还是先上协同办公,抑或是在疫情中占据中坚力量的生鲜电商,云都已经成了所有赛道的必备基础设施,如今更是成为新基建浪潮的有力工具。

对金山云而言,行业的疾驰也恰恰成了它敲钟上市的最佳背景板。

但一个现状不能否认,和美国诸多已经盈利的TO B 公司不同的是,包括金山云在内的中国云计算企业仍然处于亏损状态。“再过5到10年,中国的B端企业肯定能跑出来盈利的业务。”雷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对如今的中国而言,云计算的发展潜力毋庸置疑,但能否坚持下去,屹立在黎明前夕却是对诸多企业的最大考验。

不过,金山云的敲钟至少告诉这些场下的人,市场能享受企业的成熟期福利,更能接受企业的成长阵痛。

云敲钟者,雷军

互联网有一个说法,在中国第一阵营是“TABLE”,其中“L”就是指雷军系。

从金山到小米,从云计算到生态链,雷军为中国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又一个不同时期企业发展的范本,而昨天,也恰是他第四次拿起敲钟锤。

但这仅是表象。在坐拥4家上市公司的背后(小米、金山软件、金山办公、金山云),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迅雷、世纪互联、掌趣科技、无忧英语、拉卡拉、石头科技…..人们所能感知到的诸多明星上市企业,背后都有雷军和他的顺为资本的影子。

时间回到10年前,在雷军40岁生日的那天夜里,他和几位朋友到北京中关村当代商城附近的一家酒廊喝酒。酒过三巡,雷军感慨地说:”人是不克不及推着石头往山上走的,这样会很累,而且会被山上随时滚落的石头给打下去。要做的是,先爬到山顶,随便踢块石头下去。”

对于他而言,站在山顶很容易,但纵观雷军的人生轨迹,他的选择是屡屡再攀更高的山,啃最难啃的石头。

“回想起来,如果没有这种向死而生的决心和勇气,做金山云我觉得没戏。”在昨天敲钟过后,雷军坦言。

向死而生,艰苦攻坚,金山的掌舵人王育林也这么看。“雷总选择的就是大行业,然后苦哈哈,比别人能吃苦,我们也比别人能吃苦,他可以坚持,我们也可以坚持,一路走到最后,就可以出成绩了。”

如今看来,“劳模”的成绩单正在被一个个披露。2014年,猎豹移动上市,2019年11月18日,金山办公成功在上交所科创板上市。而如今,随着金山云成功登陆纳斯达克,金山旗下游戏板块西山居何时拆分独立上市也更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

更令外界惊叹的是雷军的生态闭环能力。从某种程度来看,集合小米、金山软件、金山云等企业的雷军帝国已然具备了硬件厂商、云计算服务商、工具供应商等互联网的多个环节,彼此协同,彼此配合,自成一体。金山云的上市,也更是为雷军帝国提供了更强有力的云端支撑。

从某种程度说,这是一次产业加速的钟声,同时更是雷军的自证之道。

原创文章,作者:产业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nyejiawang.com/?p=5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