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的AI「命脉」

“未来人工智能会像电流一样普遍,而百度也把赌注压到了未来。”

撰文|大白

出品|产业家

起步于北大资源宾馆的两个小房间,二十年的时间,百度从一家为门户网站提供搜索技术服务的创业公司转型为独立的搜索引擎网站。

搜索引擎,百度贴吧,百度百科,百度知道共同构筑了pc时代百度的流量入口,也成就了“竞价排名”的商业模式。

竞价一度让百度“躺着数钱”,却也在日后成了百度的“心头刺”。

相继错过社交,O2O,移动支付等移动互联网红利,又因医疗丑闻被千夫所指,旋涡中的百度逐渐把目光瞄向了人工智能,希望用技术再次复制pc时代的荣光。

不久前,百度公布了2018年四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财报显示,百度Q4营收272亿,同比增长15.4%;2018财年总营收1022.8亿,较2017财年增加了20.6%,并首次披露了云计算服务的季度收入,11亿,同比增长100%。广告业务占比从2014年的99%逐步降低到2018年的80%。

从财报中也可以看出,百度正在有意降低广告收入的占比,努力扭转收入单一的情况,加码人工智能。

从机器学习,自然语言理解,多媒体交互到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作为一项类基础设施的底层技术包含了多种不同的信息科技,已经逐渐成为产业信息时代不可取代的力量。

百度的下一城,由此开启。

AI黄埔军校

押注AI,看起来是百度最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对任何一个想要涉足AI的公司来说,场景都是最核心的竞争力,而搜索引擎本身就是最大的、也是距离我们最近的人工智能产品。

近20年搜索引擎业务的积累、技术唯上的企业文化让百度积蓄了大量技术人才,其中尤以吴恩达,王劲,余凯,倪凯“四大金刚”为首。

百度的AI故事,也要从这四位开始讲起。

(李彦宏,王劲,吴恩达共同出席百度美研的剪彩活动)

王劲于2010年4月宣布加盟百度,也是谷歌离开中国内地后内部技术高管被同行挖角的第一人。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他最大的功绩就是推出了凤巢系统,并让百度的收入在5年间提高了10倍。可百度内部对这位老百度人的评价却颇值得玩味。

“过犹不及”是内部人士对王劲的评价。在他任职百度期间,云技术团队负责人阳振坤,凤巢系统创始工程师刘子正以及百度语音技术负责人贾磊相继出走,而王劲本人离职时也与百度不欢而散,被百度以侵犯商业秘密告上了法庭,索赔5000万。

但曾追随他的脚步同时期加盟百度的前部下郑子斌如今已任职百度CTO。

余凯在2012年4月加入百度,领导成立了百度多媒体部门,主要负责百度在语音,图像,音频等领域的技术研发。2013年7月组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李彦宏任院长,余凯本人任常务副院长。八个月后,前Facebook资深科学家徐伟、前AMD异构系统首席软件架构师吴韧也先后加入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

2014年1月,百度推出了少帅计划,面向全球招募9名30岁以下的人工智能领域青年精英,年薪百万元起步。同年5月,余凯说服了多年好友吴恩达,正式加入百度任首席科学家,百度研究院也因吴恩达的加入步入了鼎盛期。

次年,百度少帅计划代表人物顾嘉唯加入百度IDL实验室。除此之外,前NEC美国智能图像研究院的负责人林元庆、百度IDL主任架构师黄畅、曾在微软机器人项目组工作的倪凯、师从机器学习专家Alex Smola的李沐也先后加入了百度。

海龟出身的李彦宏十分希望能把百度做成谷歌那样的公司,对留洋归来的高学历人才也是青眼有加。这不可避免地造成百度空降兵与本土员工之间的摩擦,也导致百度没有稳固的企业管理文化基因。

虽然被誉为中国AI技术的“黄埔军校”却留不住人才,百度的AI事业因人才的流失显得格外动荡。

四大金刚相继离职创业,王劲离职创办了景驰科技;余凯创办了地平线机器人;吴恩达推出了DeepLearning.ai,发力人工智能人才培养;倪凯成立禾多科技,主攻L 3.5量产自动驾驶技术方案;曾被寄予厚望的职业经理人陆奇也在去年7月卸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转型投资人。

据不完全统计,近些年从百度出走的AI技术大牛至少有四十位,遍布芯片,自动驾驶,语音识别,机器视觉,深度学习,机器人等人工智能产业链。

百度技术人才声名在外,百度系也撑起了国内AI创业的半边天。

李彦宏的野心

其实百度很早就开始研究机器学习了,不过最初百度网罗的技术人才并不是做自动驾驶的,而是为了优化搜索排序和凤巢营销系统。

百度近八成收入都来自广告,凤巢更是贡献了几百亿的年收入,如果通过优化算法能够提高三个百分点的系统效率,就是十几亿的收入。

用百万年薪创造过亿收入,怎么看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那些曾赋予你力量的,也必将成为你的桎梏,竞价排名曾是百度叱咤互联网时代最锋利的利刃。如今,这把利刃刺向别人的同时也扎向了自己。

2016年“血友病吧”和魏则西事件让百度背负了巨大的舆论压力,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拿到船票的百度开始觉醒。

李彦宏是有野心的,他不甘于躺在功劳簿上赚钱,他渴望用技术让复杂的生活更简单,更希望百度能够依靠自己的技术力量在行业内打响名号。

押注人工智能是百度最重要的决策,而陆奇的出现加速了这一战略进程。2017年上半年,伴着吴恩达的离去,一直独立于百度传统业务之外的研究院纳入了陆奇手下的AI技术平台体系。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陆奇开启了他大刀阔斧的改革之路。Feed流和人工智能成为百度的主航道。在陆奇的指挥下,百度的AI生态战略被划分为了三块,端上的DuerOS+Apollo平台,中间层的百度大脑,和云端的智能云。

百度用云连接传统企业,推进AI深入落地应用,发力TO B,面向中小企业推出了燎原计划,向AI领域的相关公司输出客户,营销,企业运作和投资等多层面的资源……信奉“在适当的时候跳上适当的船”的陆奇对百度业务重新进行了梳理,使得百度整个公司的战略都比以往更清晰,管理也理顺了很多。

无奈受制于多方原因,陆奇还是没能战斗到最后一刻,486天,六次大动作,陆奇为自己在百度的征程画上了句号。

不过百度磨亮AI之刃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

早在两年前李彦宏就已经把百度定位成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身为全国政协委员,李彦宏近些年的提案也一直在关注人工智能,从建议设立“中国大脑”提升国家整体技术能力到推进人脸识别应用加速产业化,再到如今构建车路协同的智能交通,完善电子病历……在人工智能这条赛道上,李彦宏不断尝试拓宽着百度的边界。

百度对人才的渴求毫不吝啬,只要科学家们愿意从美国前往中国,到百度从事人工智能研究,愿意多付出15%的薪资。

李彦宏曾算了一笔账,过去两年半百度的研发投入高达200亿。AI技术看百度是马化腾在IT领袖峰会上承认过的事实,“挖角人工智能人才找百度”也成为行业公开的秘密,如今腾讯AI实验室的主任张潼,就曾是百度研究院的副院长。

决胜AI

数字时代,技术带来的改变总是让人难以想象又迅速依赖。

经历了漫长的技术研发,算法培育和算力提升,产业正迎来应用的快速增长期,几年前人们还在为人工智能的前景争论,如今从智能监控,人脸识别到出行导航,任何一个行业几乎都能看到人工智能的存在,“智慧生活”已然来临,预计到2020年我国人工智能带动相关产业规模将超过万亿元。

几年前摇旗呐喊AI技术的李彦宏还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如今是否要做人工智能早已不是一个问题,如何做才是关键。

巨头们最先感知。曾经受惠于时代红利的他们很清楚因技术更迭而被淘汰的残酷,与其被别人革命不如先自我革命。

腾讯利用既有的社交优势,立志成为各行各业的数字化助手,利用云、支付、AI、安全、LBS等基础设施赋能产业合作伙伴;阿里喊出了“新制造”,发力供应链帮助制造业进行变革“中国制造业如果能提升1%良品率,意味着一年内可以增加上万亿利润。”

从“ALL IN AI”到“夯实基础,决胜AI时代”,百度最先提出了AI产业化的口号,从无人驾驶汽车生态,人工智能操作系统DuerOS再到直接介入产业的经营模式对B端商家进行改造,百度致力于加速人工智能的落地。

前有BAT打头阵,后有商汤,深蓝,旷视,云从,依图,寒武纪等新锐AI独角兽虎视眈眈。

2018年春晚让百度一战成名,当晚全球观众参与百度app红包互动活动次数达208亿次,百度没有宕机,应用商店却瘫痪了,要知道阿里和腾讯都曾在春晚舞台折戟,印证了百度简单可依赖的技术信仰。

决胜AI,大战一触即发,看起来,百度已经做好了准备。

原创文章,作者:产业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nyejiawang.com/?p=53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