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江边上有明珠

朱江边上有明珠

“骂我可以,骂格力不行。”

出品/产业家

文/脱落酸

插画师/鱼丸

当鲁豫走进格力大楼时,离她10米之外的董明珠早已伸出双臂,一路直跑冲过去紧紧环抱住鲁豫,捧住她的脸亲昵,“那是一种真实的高兴,一个远道而来的朋友,没有任何利益关系,陪她说话,她需要朋友,只是高处不胜寒,不能跟很多人做朋友。” 

“下去!你们搞什么名堂?”她右手紧紧搭着鲁豫右胳膊不放开,左手指着安排行程的员工现场发火。

职务越高越没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外人常言,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如果没有他的多谋善断、不耻下问,我这个普通业务员的呼声,不会被采纳。”董明珠感激朱江洪知遇之恩,但对「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这个说法,朱江洪并不太认可。

从昔日的“朱董配”佳话到今时的不合传闻再到“贾跃亭式纠纷”,在董明珠的认知里,做员工与成为管理者最大的不同是,招人恨,但她根本不在乎,“每天看到销售数字在变化是最快乐的。”

雷军上市,明珠造芯,董小姐声称10亿赌局本身无意义,过去一年,深陷负面传闻的强势女掌门人仍志气满满,但很少有人知道,如此“爱折腾”的董明珠已到耳顺之年。

明珠困海

“最缺的就是资金和管理”董明珠一针见血地指出银隆身上的致命弱点,而她之所以看好这家新能源公司,是因为格力家电拼图里唯独缺少一项储能技术。

2016年8月,董明珠牵头以130亿元的价格收购银隆100%股权计划落空,“开股东大会我进来没有掌声,这还是第一次!格力从亏损做到利润13%,你以为是靠你们吗?”与她平日里的每一次不满相同,她对内心深处的愤怒毫无掩盖之意。

董明珠之所以被称为铁娘子,是因为她曾屡屡成功救格力于水火之中,而这次她依然对自己的商业判断深信不疑,很快就拉上好友王健林和刘强东,不仅押上全部身家,还举债投资银隆,拿下公司17.46%股份的董明珠,成为仅次于银隆创始人魏银仓的第二大股东。

“庆幸自己还有银隆,”在先前的报道中媒体曾分析,“格力这个孩子再好都是别人家的,银隆更像是她的自留地”,所以她急切带入角色,表现出主人翁的姿态。

“你看别人车都是这样,日本车质量好,人家卖90万,我们才卖多少钱?”在一次车间探访中,董明珠因为汽车一条小缝隙与魏银仓大吵一架,“不行,必须做到无缝对接!”中国汽车业粗制滥造的缺陷是公知,但在董明珠眼里,这些别人不屑一顾的小细节正是企业与同行拉开距离,体现水平的地方。

除了对产品质量几近苛求,彪悍董明珠还对银隆管理层进行大换血,2017年7月以来,多名格力背景员工成为多个核心业务部门分管副总裁,同年12月1日董事长由魏银仓变更为持有公司9.5%的第四大股东孙国华。

这位魏银仓老搭档上任不到半年,又被普润资产管理公司总经理,银隆第五大股东卢春泉架空,2018年3月25日,在珠海召开临时董事会会议上选举卢春泉先生担任新董事长,而公司总裁由董明珠郑州格力电器的得力干将赖信华担任,彼时,公司监事会也发生变化,格力系高管“粉墨登场”,董明珠成为银隆名副其实的操盘手。

“虽苦犹荣,”面对投资人追求完美,给银隆上万员工施加压力的争议,魏银仓作出的言论还历历在目,不料短短半年,便已物是人非,这或许是魏银仓“尽力而为”的成绩,但绝对不是董明珠能够容忍的结果。

截止到2017年年底,珠海银隆的总资产为315.12亿元,总负债为237.67亿元,负债率为75.4%,2017年的净利润只有2.68亿元,同比2016年下滑达到67.94%。“什么叫尽力而为?作为公司一把手,必须!除非你不在其位。在其位,谋其政!必须用极致的眼光要求你的队伍,这没有什么尽力而为的事情。”或许干得好继续,干不好给我滚,更符合董明珠的言下之意。

从2018年年初开始,银隆陆续被曝出拖欠货款、项目停工、大规模裁员的负面消息,而IPO终止,或将是董明珠自信心真正受挫的分界线,特别是在新能源汽车行业政府补贴缩减的情况下,董明珠在银隆资金运作的处理上变得更为敏感。

11月7日,一份轻飘飘《致银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各股东的函》送到魏银仓手里,直指他与原总裁孙国华涉嫌通过非法关联交易手段,侵占公司利益超过10亿元。

“已经起诉她了。”11月13日下午,案件被司法机关正式受理后的魏银仓接连对外表示不服,原因是双方对于当初董明珠投资银隆新能源的协议存在争议,“董明珠注资的2.5亿元实际是借他的,而双方翻脸正是因为这2.5亿元。”

11月14日,魏银仓又公开发文反击,称其目的在于“驱赶大股东出局”、“打压公司估值,争夺控制权”。这样强烈的争议不禁让人怀疑,如果回到2年前,董明珠还会 all in 银隆吗?

董明珠的投资给银隆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珠海银隆怕是会给董明珠靓丽的职业生涯抹上重重一层阴影。

明珠闹海

谈起董明珠,就不得不提格力,事实上,比起银隆大股东,连任格力董事长才是董明珠近年来最大的担忧。

在珠海2018正和岛新年论坛上,董明珠侃侃而谈「如何留住人才」,她左手紧紧握住话筒放置胸口,每说完一句话结尾,右手都会有「咔咔咔」节奏的姿势。

“我要让我格力的8万员工,每一个人都有两房一厅的房子,你做到退休我就给你”,当一句房价再高跟你有啥关系说出口时,台下掌声雷动,这一剂强心针药力威猛,给人一种董小姐是在发表连任感言的错觉。

董明珠今年已经64了,算一算,人生大半辈子都托付给了格力电器。

1990年,36岁的单亲妈妈董明珠下狠心离开 8 岁的儿子和年迈的母亲,只身南下珠海,入职格力成为一名销售业务员,第二年被调回安徽,个人销售额突破 1600 万,占整个公司的八分之一,震动总部。

年近50的朱江洪终于坐不住了,亲自前往安徽去找董明珠,因为这么一位销售奇才,想干一番大事业的朱江洪晚上都兴奋的睡不着觉。

他带着董明珠从合肥去南京考察销售市场,窗外列车阵阵轰鸣声,朱江洪沉浸于董明珠的销售理念,久久不能平静,“真正好的营销政策不仅是把货卖出去、把钱赚回来,还应努力在厂家和商家之间建立稳固、诚信和互惠互利的合作关系。”

朱江洪当下便起了把业绩惨淡的南京市场交给董明珠的意,不负所托是,短短两年,董明珠引领江苏格力火力全开,销售额从300万增长到了 1.6 亿元。

但正当公司业务进展如火如荼时,格力电器主管销售的副总却拉着8名销售,2名财务人员集体离职,而同样被优厚待遇挖角的董明珠却不为所动。

深受人事变动打击的朱江洪把董明珠召回格力总部。1994 年 10 月,董明珠结束了 3 年的业务员生涯,被公司全票推选为经营部部长。

外人常言,“朱江洪遇到董明珠是朱的福气,董明珠遇到朱江洪是董的运气。”遇上一位胸怀开阔的领导,这对驰骋商场,醉心厮杀的单身母亲来说,确实是极其幸运的事。

但管理层这条路不好走,“当部长的时候开始立规矩,就开始有很多人恨我。”在这个存在重大管理缺陷和不足的部门,时常有打破常规的事件发生。

有感假公济私、损公肥私的行为对企业经营带来危害,董明珠主动跟朱江洪要财权,不料却备受公司高层质疑,“这下董明珠不就没人控制了吗?董明珠是不是忘乎所以,把手伸得太长了?”

正当内部同事对此要求争论不休时,董明珠却显得干脆利落,“由我来控制打款和发货这个过程,目的是为了进一步加快经营部的反应速度。”

朱江洪确实采纳了建议,获得销售业务财权的董明珠瞬间有了底气,开启企业内部管理的征战之旅。

2003年开始,格力电器迎来改制风波,珠海市政府、外部媒体、外部投资者等方面牵涉其中。“格力集团长期运作不规范,出事是迟早的事儿。”这是董明珠入职以来经历的最大一次斗争,在这场父与子的冲突中,董明珠大胆进言,直指集团某些做法意在掏空上市公司、利用上市公司滋养腐败的事实。

2004年年初,董明珠与朱江洪正准备格力电器第四期工程竣工的剪彩典礼期间,每天一醒来就会看到铺天盖地的黑暗报道,扭曲甚至诋毁他们坚持「分散股权、分散决策程序」改制的初心,朱江洪被逼「自动退休」心态渐崩,时任格力集团的董事长徐荣正谋划罢免事宜,就在格力电器换届股东大会前天,董明珠找来分管工业的市委书记力挽狂澜。

敢于揭短,是她一贯的坚持,历时两年,清理乱麻,终于拨云见日。

在格力奋斗的第22年,也就是2012年5月,她被升任格力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接替朱江洪的位置,成为格力一把手,同年,格力电器实现营业总收入 1000.84 亿元,同比增长 19.84%,首次突破千亿元大关。

外界常说没有董明珠就没有格力,但令人唏嘘的是,朱江洪本人在自传中表示不太认可这个说法,不过,他觉得“没有朱江洪就没有董明珠,”或许还有一定道理。

如此一来,2012年卸任后与董明珠不合的传闻一一又被翻出,强调他们在格力内部管理和企业发展战略上的分歧。

坚持多元化布局的董明珠,一路高歌猛进,不断扩宽格力的边界。2017年后格力一改慷慨分红画风,惹得外界纷纷猜测:囤积上千亿资金,格力想在其它领域做资本投入。

但从她近年来的战绩看,无论是手机、新能源车还是芯片,都难以让投资者与前领导放心。

抛开职业生涯末期想要挣脱体制约束的猜想不谈,如果解决不好连任问题,很可能在格力管理层引起动荡,不过,这种不安她应该不会陌生。

明珠下海

生活给予类似的意外,她是经历过的。1982 年董明珠丈夫因病去世,留下她跟两岁的儿子,面对突如其来的打击,出身于南京一个普通市民家庭的她,再怎么不服输都无用。

8年后,她辞去南京化工研究所的稳定工作,独自南下。“你一个人带孩子,要有最基本经济保障。”她不恐惧儿子缺失母爱,但感到遗憾,“他每次看你回来会特别开心,甚至像个小猫一样护在你身边,只要讲一句晚上跟妈妈睡,他就会一个箭步窜到床上去了。”

这是她工作后对儿子为数不多的柔情,更多时候她要忍,“ 10岁的儿子恳求我送他去机场,我拒绝了。”

“你妥协过吗?什么样的事情你会妥协呢?”杨澜在13年的采访中提问,“没有原则性的事情可以妥协,家里姊妹有困难一定会帮。”

但现实是,他与哥哥反目成仇,“有些经销商知道我有个哥哥,就想给点好处通过我哥哥多拿些货。我坚决没有给,相反,还给那位经销商一个断货半个月的处罚。”她不能带头“拉关系,搞腐败”。

“董明珠走过的路,都长不出草来。”她不同意竞争对手给出的评价,“希望我走过的路是丰收的路,是为大家带来收获的路。跟着我一起走路的人,是绝对不能颗粒无收的,但是,也不可能获得不正常的收入。”

老员工会更理解董明珠的不近人情,是对事,不是对人。

格力曾有女工因违反制度规定罚款 100 元,不要小看这数目,这对于丈夫常年在外 ,只身一个带孩子的女员工来说,可能就是一个月的饭钱,但制度不能破,这是原则,于是她可以用自己私人钱,给员工补上,“明天一定要把罚款交上去,以后工作不要再马马虎虎了。”

“一定要把失败变为成功。”这是董明珠的另一条生存法则,也是她股子里的偏执。但正是凭着这种不服输的韧劲,她才能够带领格力一路过关斩将。

也正是凭着格力多年积攒的实力,她才有底气在颁奖盛典上,与小米掌门人雷军赌约10亿,“赌局本身毫无意义,”5年后,胜出的董明珠对外强调。

确实,意义不在赌局本身,这两人,就这么一小闹,给外界释放出曾经不被赋予权力的、或被忽视的女性可以有发言权,也可以对有权有势的男性发表意见的信号。

还记得她人物自传中的小对话,那时候她还小,董明珠给母亲提议说:“这南京城显得太老旧了,应该给它打扮打扮,让它新鲜新鲜。”

母亲对她说:“这事是大人们的事,用不着你小孩家家的操心,你个女孩家,将来懂得相夫教子就行了。”董明珠马上就不服气了:“这事为啥是男人们的事?女人就不能想,不能做吗?”

“价值观决定幸福感,”无论是退休回家还是继续站在一线,她的脑袋里都只有格力两个字。“从事技术工作的员工,必须使用格力生产的手机。”她坦言,看不习惯员工下班后低头玩手机的样子,每次都会对此行为做出批评。

董明珠曾在杨澜访谈录中谈到退休后的生活,“传授管理经验,或者做义工,”区别于他人将周游列国当成享受,她觉得守在儿子身边,带好孙子,也是一种价值。

不过,在今年5月的格力电器股东大会上,针对连任问题,董明珠回应:“如果我走,您答应么?最好未来五年不要讨论这个问题。”“你不想让我走人就不要提这个问题”。

2017年7月,因为一场主题为“格力缘”的老员工见面会引来不少关于朱董不合的猜测,而董明珠的连任事宜也再次出现在舆论风口。

距离董明珠卸任格力集团董事长(只继续担任格力电器董事长)已过两年,按照惯例,今年5月31日就应揭晓董事人选,但时至今日仍未落定。

“格力手机已经成功了,你用格力空调必须要用我的手机…”某企业CEO针对董明珠对“成功”的定义,在微信朋友圈写道“从造手机到造汽车,估计现在的董小姐已经听不得任何人的意见。”

“骂我可以,骂我企业不行。”

原创文章,作者:产业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hanyejiawang.com/?p=7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