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占领万亿养老产业?

发表时间:2021-05-06 18:19

微信图片_20210506181450.jpg


在这个万亿市场里,谁已经站在岸边,谁又在奋力潜泳?


作者|山丘

编辑|皮爷

出品|产业家


轻轻一按就能自动处理失能老人的大小便,自动冲洗效果像自带净化器。你很难想象这是一款智能穿戴式设备所能做到的。


如今它能发挥的作用是不仅可以解决卧床老人的生活难题,更减少了与护理人员的接触。


养老产业正在变得逐渐智能。


今年两会,有多位代表不约而同地针对“如何让老年人过上智慧生活”的议题提出建议,其中不乏百度的李彦宏和小米的雷军。


实际上,在养老产业如今有多数玩家纷纷入场,除了上述提到的以百度、阿里、小米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还有以亲和源、新华锦等养老运营商为代表的传统养老机构以及以万科、远洋、保利等为代表的房地产商和泰康、太平洋、新华等为代表的保险机构。


从规模来看,养老产业是伴随老龄化进程逐渐发展起来的一个重要产业。而智慧养老则是人工智能、5G技术、大数据、云平台等前沿技术与传统养老服务融合发展出来的新业态、新模式。


早在2019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规模达6.91万亿元,此后一年上升到7.18万亿元。预计今年将达到8.78万亿元,预计明年达10.25万亿。另外,根据中国社科院2016年发布的《中国养老产业发展白皮书》,预计到2030年,中国养老产业市场可达13万亿元。


养老玩家增多,养老方式花样百出,但需要关注的问题是,在这个万亿市场里,谁已经站在岸边,谁又在奋力潜泳?


2021,养老产业正在加速蜕变。


一、搭乘“产业元年”的顺风车


2005年,没有任何背景的王振带着弟弟王磊,从卖家用医疗器械开始进行了第一次创业,此后四年,由于业绩好景不长,王振第二次创业转做保健食品。


不过两次创业,王振也没有找到真正能让自己做下去的事。


直到一条政策的出现,改变了王振的人生轨迹,也确定了他日后要图谋一生的事业。


2013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文件,养老第一次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被当作一项“事业”来描述,政府也开始鼓励企业进入养老市场。


后来被称为养老界马云的王振看到政策后,尤其是在大家对养老互联网还没有认识的时候,果断的完成决策:他要做一番养老事业。


利用他在售卖医疗器械期间学到的知识,王振完成了第三次创业,成立了幸福9号,并开启了中国首个居家养老O2O模式幸福9号。


在王振早年接受采访时,他曾一度表示,“我希望幸福9号通过老人乐园、居家养老门店及网上商城三大平台,能够利用大数据及金融杠杆,打造养老产业生态圈,从而撬动万亿级养老市场。”


这一年普遍被养老行业定义为“养老产业元年”,而幸福9号的发展是养老产业变革的代表。


在这一年,搭上顺风车的不仅仅是王振。


《意见》一经公布,华业资本就拟以货币资金出资,设立全资子公司北京华业康年经营管理有限公司,负责养老事业及托老所的运营与管理。


江苏悦心养老产业有限公司也在《意见》公布后一年成立,以居家养老服务为主营业务,主要服务的群体是60岁以上失能半失能老人、80岁以上独居和85岁以上高龄老人。


到2014年,养老机构从4.2万家增加到9.4万家,这其中民营养老机构数占据大多数。


其实往前追溯历史,早从建国开始,养老就一直是大家需要关注的事情。


从1949年开始,到2012年的63年间,我国发布多项相关政策,促进养老服务。


最早,在计划经济下,是由政府开办的福利性养老机构提供生活照护型粗放式养老服务。此时的养老服务还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概念和服务形式。


此后发生的标志性事件有:


1956年中国第一个敬老院在黑龙江省拜泉县兴华乡诞生;


1996年,我国制定了历史上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该法明确规定“老年人养老主要依靠家庭”,并发布了第一批养老服务规章;


1999年中国正式进入人口老龄化国家行列,养老服务、养老服务业及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成为关键词。


直到2012年开始,养老进入快速发展新时代。社会养老服务体系、积极科学及时应对人口老龄化、老龄事业与老年产业成为关键词。


当时我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到1.27亿人,且每年仍以800万人的速度增加。在巨大的养老市场需求下,养老成为需要解决的难题。


同年,面对社会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和发展相对不足的养老产业,不少房地产开发商为了拓展业务,及实现自身转型升级的目标,纷纷把目光投向养老地产。


如成都万科,其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研究养老业务,并开始打造多元化产品,此后5年间开展3家养老机构。抓住机遇的还有保利地产,也是这一年北京保利安平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4900万元人民币,保利地产——和熹会养老系列开始出现,并由北京保利安平养老产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运营。


此后的故事,就是王振们开始创业的时代。


二、BAT入局,“事业”or“产业”?


“父母提出要去养老院,我是该支持还是反对?”


面对众多年轻人的提问,第一批享受到天猫精灵智联网养老的王淑珍老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愿意麻烦别人,年轻人也要有自己的生活。上次儿子过来看过这些东西也说好,家里也要弄一套,孙子现在放假了也喜欢过来,说这边比家里好玩。”


在普乐园养老院生活了半年后,她对这个问题比很多年轻人要更加通透。


2017年,普乐园养老院通过与阿里的合作,该养老院率先用上了科技化的手段提升老人的生活品质。在普乐园新建成的东院里,一间“智联网养老样板间”横空出世。


这间带一个小客厅的双人套件里,空调、电视、窗帘、灯具都可以通过智能音箱天猫精灵操控,老人无需起身,只需要对屋内的天猫精灵说出指令就可以控制上述设备开关。


不仅如此,屋内还安装了能够感应人体、空气湿度、温度的自动感应器,能够保证屋内始终保持适宜老人居住的环境,在夜间也能感应到老人的起床动作,自动打开灯光照明。


这是阿里巴巴的试点“智联网养老 ”。


普乐养老院院长闫帅再接受参访时表示,“养老是个朝阳产业,但现在良莠不齐。我们希望通过和天猫精灵的合作,探索用技术手段弥补现阶段的一些不足,提高养老服务质量。”


真实的情况是,人工智能正在多个方面帮助老年人解决实际生活中的问题。从2017年开始,养老逐渐形成产业化。


更大的层面看,政策层面开始从指导方针向实施方针转变,财政部、国务院、银保监会等相继出台了老年人照顾服务项目、商业养老保险、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推进养老产业发展、家政服务与养老产业融合发展等若干意见。中国开始真正思考如何将养老做成产业,借助市场力量解决老年人养老问题。


从政策指引、互联网渗透以及养老地产的发展来看,均是从2017年开启新的篇章,过往政策的试点期是5年,互联网的5年已完成指数级增长渗透。


足够明显的信号是,近两年,一些互联网企业或是为了寻找新的利益增加点,都把矛头瞄向了养老产业。腾讯、小米、京东、58同城等互联网企业陆续进入养老产业,其着力点或是软件产品、智能硬件、或是AI、云服务等,多点布局。


具体应用场景有涉及终端设备范畴的智能摄像头、健康监测可穿戴设备、陪伴机器人;软件产品中的政府监管系统、智慧居家养老系统、养老机构运营系统;以及集成服务中的虚拟养老院等。



如腾讯安全平台部即视团队探索AI安全技术在智慧养老领域的落地,打造智能视频分析解决方案,推出了“腾讯即视智能养老监护系统”,该项目已在深圳市养老护理院落地使用。


再如以智能硬件为服务入口的京东健康,形成了针对不同场景的健康管理解决方案。比如,京东健康自研智能硬件“京智康智能初筛机器人”,能帮助促进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落地。


还有58到家改名天鹅到家,其切入养老的方式是“家政养老”,即依然要用存量相对高龄的家政服务供给,联合存量养老护理服务头部公司,形成供给侧标准化。


究其原因,是新科技的发展下,老年人已“脱节”,他们的生活正在因新技术变得越来越不方便。从用户视角来看,读懂长者的真实诉求才是赢得市场的关键。


互联网企业做的事,通过自身的科技优势来触达养老产业中的智能家居市场,两者互补,释放出更大的市场和民生增量。


三、智慧养老,走到哪了?


今年两会上,广东移动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经理魏明表示,发展养老机器人产业既能有效破解养老资源紧缺问题,还能促进智慧养老产业蓬勃发展。


不难看到的事,在养老行业的提效降本上,掌握技术才是正确的商业化路径。


被称为‘拓荒牛’的优必选创始人兼CEO周剑一度公开表示,“助老养老正是服务机器人的重点场景。”


周剑有自己的考量,早在2019年,优必选就实现服务机器人Home AI技术应用落地;此后一年又推出机器人云服务平台及新一代大型仿人服务机器人。


周剑的下一步计划是推动优必选与美国的一位科学家合作,开发新产品——养老机器人,在养老院帮老年人端茶倒水和看护。


综合来看,现阶段,中国式智慧养老的核心价值更多是在C端家庭替代服务人员(家政/亲属),在B端机构解放服务人员,相对来说前者的用户感知更明显从而更容易产生支付行为,是智慧养老可见的商业化路径。


但实际上,不是很多企业都能和优必选一样幸运,在庞大的研发投入之前,多数都很难完成盈利,甚至面临着生存问题。如曾被视为社区一“景”的双旗竿养老驿站,如今已是大门紧锁。


对垂直养老企业而言,即便享受国家补贴,但大部分成本都需要自负盈亏,巨额的投入,劝退了驿站继续经营下去的耐心。


据悉,单单养老驿站一年的房租租金就要上百万,同时还要负担十几个员工的工资。


更真实的情况是,大多数的养老机构和驿站一样都在盈利前就撑不下去了。


人口学家、北京大学人口所乔晓春教授曾表示:“只有4%的养老机构实现盈余,超过60%养老机构需要10年以上时间才能收回投资。那么,小规模的养老驿站生存更是困难。”


从盈利情况看,养老机构1到3年收回投资的仅占4.5%,4到6年收回投资的占4.9%,10年以上收回投资的占62%。经营方面,在考虑了政府补贴的前提下,实现盈余的养老机构只占4%,基本持平的占32.8%,稍有亏损的占32.6%,严重亏损的占30.7%。


而在智慧养老新业态出现后,这种情况更是被无限加速。一波小规模的中低端养老机构不得不成为牺牲品,逐渐退出市场。


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2012年至2015年,中国养老机构数量从4.43万个急速下降至2.8万个,2016年开始才再度回暖,但每年的机构增长数量仅数百个。


和五年前相比,截止到今年,我国养老机构仅上涨1万个。2月28日,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养老机构有3.8万个。


不仅如此,刘肖判断,养老行业的黄金时代还远没有到来,需要十年甚至二十年才能走向成熟:“整个社会和行业还有很多痛点,比如养老的服务标准没有形成,定价机制也没有形成,越大品牌的企业做养老业务越担心风险。”


曾有人说,在养老行业,入局早了,是炮灰,入局晚了就抢不到市场机会了,2020年是一个介入的最优时间点。


抛开巨头来说,无论是盈利模式或是跟风智慧养老,对中小企业来说,还是一大挑战。


但就当下而言,更为直观的一个问题是如果智慧养老被拿到台面上,是否能够找到养老服务与商业化的平衡?


虽然养老产业现在有万亿规模,还是一片待开发的蓝海。但机会多,意味着竞争也多,企业在踏入之前,还需考虑好自己的定位以及竞争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