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用算法对抗云内卷

发表时间:2021-07-10 22:13

2.jpg



字节的逻辑则恰恰相反。如果说阿里和腾讯是概念和战略驱动,字节现在展露出的是从实际业务出发,优先发力应用层,再逐渐向底层渗透。


作者|直子

出品|产业家




字节跳动不再掩饰自己的TOB野心。


刚刚过去的618,抖音直播带货支持多人同时在线。数据显示,自5月25日到6月18日期间,抖音电商直播总时长达 2852 万小时,约为 3256 年,累计看播人数为 372 亿,预计相当于全球人口的 5 倍。


与之对应的更精确数字是,当下抖音日活已超6亿,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大约2亿,字节跳动的几个平台算下来,总计有接近8亿的日活。


底层支撑,是字节云。


张一鸣早有布局。2018年,字节租用+自建的服务器数量就已经达到17万台。而到了2020年,根据字节跳动招聘公告的数据,字节已拥有42万台服务器,比2018年增长了1.5倍。


这些数字背后一方面呈现出的是字节为了满足自有业务需求而逐步搭建起的私有云服务,另一方面也更是这家中国第二大流量巨头的云上野心。


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字节是绝对的明星。直播挑战阿里,社交对垒腾讯,社区团购硬刚拼多多,如果再加上本地生活试水直面美团,这家成立不足十年的企业已然成为一家庞大的算法和业务机器。


而在越发庞大的估值模型最底层,一个最不容忽略也是终于被字节拿到水面上来的支撑恰是云计算。


张一鸣想要的,不仅仅是TOC。


一、“字节有云了”


“字节跳动自己有云了。”一位长期关注字节跳动的行业人士在字节宣布推出云业务之后在朋友圈发布了这样一个动态。


一个微妙的细节是,在今年5月24日,报道称字节跳动终止了在阿里巴巴云上存储数据的交易。


具体的动作是,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火山引擎部门将在今年9-10月正式发布包含计算、存储和网络的云计算laaS(Infrastructure as a Service,基础设施即服务)服务。


据报道,该业务将由字节去年 8 月收购的容器云服务商才云科技创始人张鑫负责,汇报给原百度T11级技术专家,现火山引擎总经理谭待。另外,字节跳动还计划在上海、深圳等地建立大型数据中心,用于对外提供laaS服务。


继阿里云、腾讯云和华为云之后,这个迟到的破局者,似乎立志要做中国的第四朵云。而在此之前,这朵云的诞生已经酝酿了好久。


早在2019年7月,字节跳动就提交了“字节云”的商标申请。2021年2月份,正式开启云服务小规模公测,并更名“火山引擎”。

在6月10日的火山引擎召开发布会上,字节跳动副总裁、算法与数据技术负责人杨震原明确提出,火山引擎是企业的数字化增长引擎。目前,字节云仍然处于内测阶段,还未开放注册。


C端移动互联网红利日渐尾声,B端机遇蓄势待发。其实,成立一年多的火山引擎,并不是字节跳动在B端的首次试水。疫情期间大火的企业办公软件飞书,以及广告平台巨量引擎等也都归属于B端业务线之下。


正如钉钉之于阿里,飞书是字节跳动打入SaaS生态市场的一记重拳。


说起飞书在国内的发展,它此前的产品端负责人徐哲功不可没。在徐哲2018年1月加入字节之前,飞书(当时叫Lark)还仅仅是一款在字节内部使用的协同工具。作为连续创业者,他此前创立的邮件协同工具Rush已经注入了极简流程、多任务协同的灵魂,同时熟悉美国企业服务公司的他,又深谙ToB打法套路。


徐哲很早就嗅到了做「云」的必要性,「字节不能只做即时通讯,这样太没有竞争力了」。


而在去年6月的报道中,字节内部对于是否做「云」讳莫如深。但由于当时并没有过多的ToB经验,再加上向高层汇报时受阻,最终徐哲的想法没有得到足够的支持。离开了字节以后,心怀「云」理想的他毅然决然地仍然走上了电商SaaS工具领域创业之路。


二、后发者的“尴尬”


移动互联网疯狂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互联网巨头们纷纷竭力寻找新的增长点。将C端积累的经验和能力,转化到B端服务企业成了一个不错的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讲,字节作为以算法技术实力见长的巨头,加入云计算战场实属意料之内。


但从路径上讲,B端比C端的突破要更加漫长,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而云计算,相比来讲又是一个需要重资金、重资产、持续不断投入的行业。没有金刚钻,就难揽瓷器活儿。


当前在中国公有云市场上,阿里云以超过40%的市场份额,牢牢占据着第一的位置。其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起步早,投入了大量时间和金钱,并持之以恒地做了10年,才培养了用户习惯。


2009年,阿里云刚刚成立,大洋彼岸的Amazon已经烧钱推出了AWS,而彼时,国内的各大巨头甚至还并不知云计算为何物。


当王坚博士最初在阿里内部说起要做云计算的时候,遭受过排山倒海般的质疑和非议。团队离职率高达七八成,有员工直言他就是个骗子。


而最终正是这个「骗子」的一意孤行成就了阿里云。马云决定此后的10年每年投入10几亿支持王坚做阿里云,终于等到了开枝散叶的那一天,历史数据显示,2015财年阿里云全年收入为12.71亿元,到2021财年营收601.2亿元,7年间增长46倍。


战略方面,阿里走的是基建狂魔路线。一年一度的阿里云大会在赚足眼球的同时,也在不断强调和传输一种概念,即要做未来商业社会和物联网世界的基础设施,希望通过云服务惠及全球的中小企业和政府部门。


而相比之下,腾讯虽然是后来者,但重在打造一个「连接器」,利用微信和企业微信生态,打通C2B社交化连接,在后来的岁月中也慢慢站稳了第二名;


至于“第三朵云”,有人欢喜有人忧,就在2020年第一季度,华为云和百度云接连发生组织架构调整。百度云结合AI推出云智一体模式,华为Cloud&AI部门尽管一跃成为华为第四大BG,但换将频繁。


从创立到成功,阿里云走了十余年。后起之秀火山引擎也需要经历这样一个过程,在目前的局势下,在仅存的市场份额中突出重围,这个过程可能时间会很长。


从打法和路径上讲,每个巨头的打法和他的优势领域息息相关。阿里、腾讯、华为等巨头,提供从IaaS、PaaS到SaaS全链路的云服务。


而字节的逻辑则恰恰相反。如果说阿里和腾讯是概念和战略驱动,字节现在展露出的是从实际业务出发,优先发力应用层,再逐渐向底层渗透。正如火山引擎副总经理张鑫所说,字节跳动此时入局To B市场不会走传统的“先云基础设施(IaaS)后搭建应用生态(PaaS+SaaS)”的传统道路,将反向而行。


以火山引擎为例,从技术上就是属于上层的PaaS、SaaS层。这一步一旦走通,或将决定未来字节云的发展。


所谓平台即服务,或软件即服务,好比「叫外卖」或「去饭店吃饭」,拿来即用,较为轻量,而IaaS(基础设施即服务)则更重资产,也是云计算中利润最丰厚最容易建立壁垒的,以现有的优势业务来导流,结合上层的SaaS和PaaS能力帮助用户做增长,最终让用户迁移到字节的IaaS基础服务,字节的云端链路才能更快打通。


目前,阿里云已建立了52 个公有云可用区(网络和电力独立的数据中心),腾讯云有 40 个,华为云有 24 个;字节跳动只在张家口建设了数据中心,但是上海、深圳等云计算需求较大的城市也都在字节的规划中。


三、算法对抗云内卷


从服务企业的角度看,以算法见长的字节跳动对企业用户很有吸引力,也有实实在在的帮助。尤其对于一些本身要处理大量数据的企业,高效的算法和智能增长服务可以助力企业实现目标。


有业内人士认为,在面向企业的云服务中,数据安全一直是敏感点。“很多公司更愿意去购买解决方案,在自己的私有云上部署,以确保商业数据的安全。”


火山引擎发布会上,杨震原表示,中国企业正在加速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字节跳动基于数据驱动等理念所沉淀的技术工具和架构,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能够帮助企业更好地抓住技术红利。


算法以外,和企业合作过程中的实践与落地对于火山引擎也是极大的挑战。对企业用户来讲,更重要的是如何协助完成端到端快速的产品化交付,形成完整的基于行业特性的解决方案。


此外,字节还可以通过自身短视频运营等优势找一个新的切入口,比如专门针对视频存储和计算的云等等。


目前,火山引擎提供了三个层面的服务,分别是智能应用、技术中台和统一基础服务。


应用层和技术中台更多的是从抖音、西瓜视频等业务中凝练出来的,比如,在火山引擎公开的“创意中台”案例中,简单来说就是能通过一个视频内容,孪生出一百甚至一千个相类似的混剪视频,还能对效果进行预估,进而解决内容生产效率的问题。这些服务可以作为初创企业业务启动的跳板,但由于没有太多的技术壁垒,不能作为云计算的核心去建设。


这一点字节想必也心知肚明,抖音之初用的很多画面滤镜,是由商汤提供的,但是流量崛起之后,字节就开发了自己的滤镜应用,将商汤抛之脑后,然后逐步发展起了以AI技术为主的中台,开始对外服务并成为商汤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但是IaaS层就不一样了,需要真金白银的数据中心,并非每个企业都能去复刻。未来想要突破IaaS的能力,字节尚且任重道远。


据IDC上次发布半年报预测显示, 2019-2023中国公有云IaaS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46%,预计到2023年中国IaaS市场规模将达到2087亿元。经过2020年数字新基建的风口,云计算作为数字基础设施的中流砥柱有了更加广阔的市场空间,IaaS也必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契机。

在各巨头激烈的竞争中,入云是字节离开张一鸣后第一个重大变化,此番入云,字节以算法技术见长的形象在企业用户的心中更加深刻了。虽迟但到,字节这个破局者未来还有很大看点。